這個暑假, 發生很多很多事. 真正說來, 從暑假前就開始發生了.

在思考, 什麼是我的快樂, 所以商周那篇內容, 真實的快樂, 說到心底裡, 然後轉到腦袋瓜開始發酵.

儘管才剛搬家, 也明知道隔兩天後公婆. 大伯就要來, 但我還是去聽了一堂課.

上課的內容雖提到的是"忍耐", 但說到人很多的問題, 有百分之九十五來自原生家庭, 我也在想, 我的問題是什麼. 接著, 愈想愈清楚, 我的原生問題是我爸, 我超級在乎他的感覺和說法, 長到現在, 很多事他對我影響很大. 因此, 去年十月, 我寫了我一定要寫下"特別重要的贊美", 我爸說喜歡我煮的某一道菜, 但當時我不明白為何對我如此重大.

如果撇開這影響層面, 我會是什麼人?

因為不想在客廳和公婆一起看TVBS的政論性節目, 從吃晚飯開始, 一直到近十一點, 所以沒事我就待在房間聽音樂, 或是看書.

終於看完別人特別推薦的暢銷書, 叫"天堂是如此真實!". 裡面重覆的一句話, 一直在觸摸著我的心. 祂說, " 我要你快樂! ".

可是我不快樂, 老是隱藏自己, 所以才寫了"藏心"這一篇.

這個暑假是我哭最多次的.

一位姊妹找我聊, 她開口的第一句, 我兩串眼淚就不聽使喚的直滴. 後來, 她建議我去找另一位姊妹談談, 或許能給個建議. 談時, 我歇斯底里的哭. 雖是如此, 不過我真正了解我必須做自己, 然後可以把特質中的"生命之美"傳給很多人.

見到小猴子倩和她媽前, 我想著想著偷偷的哭, 因為真的太久太久沒見面了. 他們要回去時, 我抱起倩, 忍住不哭, 怕旁邊的大伯看了尷尬.

我妹要來前, 我想著想著又哭了. 看到她時, 我們抱著一起哭. 要為她們一家煮一餐時, 在超市買菜買得也忍不住哭, 趕快用太陽眼鏡遮著. 送她們離開的那一天, 在準備坐磁浮的龍陽站前, 我們也抱著哭了好一陣. 因為實在好捨不得.

我妹回家後, 想念她們, 又哭了幾次.

一位朋友要搬回台灣, 難過身邊的一個天使要離我而去. 而這一去, 可能再見面嗎? 對我來說很難.

我弟打電話找我, 說了說, 講到以前的事, 我還是不爭氣的哭了. 上次在電話中對著他哭是剛到大陸來時.

送公婆到機場, 準備要進去前, 公公跟我說的, 上車後我獨自無聲的流淚. 身邊的老公全然不知.

跟北京一位姊妹談時, 又再一次哭到不能自己, 因為我仍在以前的痛, 還沒真正走出來. 而該解決的一直沒有答案. 她說, 現在的重點不是為別人禱告, 我必須先為自己禱告.

所以, 該刺繡的雙面鐘, 根本繡不下去.

又因為公婆在這住50天, 我那好強的心, 想要做好媳婦, 才會上來請大家建議, 還可以煮什麼湯. 自己給自己壓力. 所以整個暑假三次天旋地轉, 三次小腿抽筋. (其中一次竟然給我妹看到) 體重比做小姐時還輕. 一直自認為是健康寶寶的人竟然第一次發生這種事...

其實我很清楚什麼可以使我開心. 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就可以.

花開了! 不管他是什麼野地的牽牛花還是什麼長在水溝旁不知名的花, 就是有著生命的美!

蛤蜊活著在噴水! 有一次水放太少, 撒鹽時不小心撒到它的肉, 它一縮, 我竟然跟它說"Sorry!"

可以蹲著看滾筒式洗衣機! 膝蓋傷了十多年都不好蹲, 也影響我跳舞等, 現在腳完全好了, 實在因為腳對我來說至關重要.

背著小猴子倩, 一起唱著歌兒!!

快樂可以無聲無息. 隨時隨地. 純潔無暇, 沒有特別的型式, 甚至不花錢.

我知道我有現在的功課. 很想有不同的選擇, 卻又不希望自己後悔.

一直覺得, 神塑造我的個性, 在幫助我渡過以前的傷悲歲月. 現在, 發現了真正的自己, 也開始有些轉變, 不知道我的年歲是否會再有另一翻巨大的轉變.

或許, 再過些日子吧. 我說了, 自己知道什麼可以使自己開心, 包括寫博客.

我特別想謝謝暑假中, 對我不知該再煮什麼湯的朋友獻策, 心裡超感動的. 但也同樣對看過我的文字的朋友謝謝, 你們雖然無聲, 但知道有人在看就很開心了. 真的.

謝謝!!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rbiema 的頭像
barbiema

barbiema的甜蜜閨房

barbie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